网站首页 | 律所介绍 | 靖霖要闻 | 刑辩团队 | 热点刑评 | 技能分享 | 经典案例 | 刑辩拾萃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详细>>
电话: 0571-87392937 87392260 87395098
传真: 0571-87392255
邮箱: jlxb@jinglin.zj.cn
 
新闻内容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全文(六)

发布时间:2012-11-27 13:03:04 浏览次数:1168

第五节  死刑复核法律监督
 
  第六百零二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活动实行法律监督。
 
  第六百零三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负责承办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
 
  第六百零四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发现在死刑复核期间的案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审查认为确有必要的,应当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
 
  (一)认为死刑二审裁判确有错误,依法不应当核准死刑的;
 
  (二)发现新情况、新证据,可能影响被告人定罪量刑的;
 
  (三)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四)司法工作人员在办理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等行为的;
 
  (五)其他需要提出意见的。
 
  第六百零五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最高人民法院通报的死刑复核案件,认为确有必要的,应当在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下发前提出意见。
 
  第六百零六条  省级人民检察院对于进入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的下列案件,应当制作提请监督报告并连同案件有关材料及时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
 
  (一)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当发回重新审判,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死刑立即执行确有错误的;
 
  (二)被告人具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死刑立即执行确有错误的;
 
  (三)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四)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一年以内未能审结的;
 
  (五)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死刑发回重审不当的;
 
  (六)其他需要监督的情形。
 
  第六百零七条  省级人民检察院发现死刑复核案件被告人自首、立功、达成赔偿协议取得被害方谅解等新的证据材料和有关情况,可能影响死刑适用的,应当及时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零八条  死刑复核期间当事人及其近亲属或者受委托的律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不服死刑裁判的申诉,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审查。
 
  第六百零九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对死刑复核监督案件的审查可以采取下列方式进行:
 
  (一)书面审查最高人民法院移送的材料、省级人民检察院报送的相关案件材料、当事人及其近亲属或者受委托的律师提交的申诉材料;
 
  (二)听取原承办案件的省级人民检察院的意见,也可以要求省级人民检察院报送相关案件材料;
 
  (三)必要时可以审阅案卷、讯问被告人、复核主要证据。
 
  第六百一十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受理的死刑复核监督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因案件重大、疑难、复杂,需要延长审查期限的,应当报请检察长批准,适当延长办理期限。
 
  第六百一十一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拟就死刑复核案件提出检察意见的,应当报请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
 
  检察委员会讨论死刑复核案件,可以通知原承办案件的省级人民检察院有关检察人员列席。
 
  第六百一十二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死刑复核监督案件,经审查认为确有必要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的,应当以死刑复核案件意见书的形式提出。死刑复核案件意见书应当提出明确的意见或者建议,并说明理由和法律依据。
 
  第六百一十三条  对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应当核准死刑意见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仍拟不核准死刑,决定将案件提交审判委员会会议讨论并通知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列席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或者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应当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
 
  第六节  羁押和办案期限监督
 
  第六百一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第六百一十五条  对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办理案件的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的监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未被羁押的,由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负责。对人民检察院办理案件的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的监督,由本院案件管理部门负责。
 
  第六百一十六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
 
  人民检察院发现或者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的申请,经审查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有关机关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
 
  第六百一十七条  侦查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侦查监督部门负责;审判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公诉部门负责。监所检察部门在监所检察工作中发现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可以提出释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
 
  第六百一十八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时应当说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的理由,有相关证据或者其他材料的,应当提供。
 
  第六百一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有关机关提出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建议:
 
  (一)案件证据发生重大变化,不足以证明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行为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为的;
 
  (二)案件事实或者情节发生变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管制、拘役、独立适用附加刑、免予刑事处罚或者判决无罪的;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新的犯罪,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串供,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自杀或者逃跑等的可能性已被排除的;
 
  (四)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条件的;
 
  (五)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将超过依法可能判处的刑期的;
 
  (六)羁押期限届满的;
 
  (七)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变更强制措施更为适宜的;
 
  (八)其他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形。
 
  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书应当说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理由及法律依据。
 
  第六百二十条  人民检察院可以采取以下方式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
 
  (一)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羁押必要性评估;
 
  (二)向侦查机关了解侦查取证的进展情况;
 
  (三)听取有关办案机关、办案人员的意见;
 
  (四)听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
 
  (五)调查核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身体健康状况;
 
  (六)查阅有关案卷材料,审查有关人员提供的证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关证明材料;
 
  (七)其他方式。
 
第六百二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向有关办案机关提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的,应当要求有关办案机关在十日以内将处理情况通知本院。有关办案机关没有采纳人民检察院建议的,应当要求其说明理由和依据。
 
  对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案件,经审查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建议办案部门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具体程序按照前款规定办理。
 
  第六百二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在办理案件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在作出决定或者收到决定书、裁定书后十日以内通知负有监督职责的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或者案件管理部门以及看守所:
 
  (一)批准或者决定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
 
  (二)对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案件,决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
 
  (三)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的;
 
  (四)审查起诉期间改变管辖、延长审查起诉期限的;
 
  (五)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或者补充侦查完毕移送审查起诉后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的;
 
  (六)人民法院决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第一审案件,或者将案件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重新审理的;
 
  (七)人民法院改变管辖,决定延期审理、中止审理,或者同意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
 
  第六百二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的羁押期限管理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未及时督促办案机关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未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届满前七日以内向办案机关发出羁押期限即将届满通知书的;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超期羁押后,没有立即书面报告人民检察院并通知办案机关的;
 
  (四)收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提出的变更强制措施、羁押必要性审查、羁押期限届满要求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申诉、控告后,没有及时转送有关办案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的;
 
  (五)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的侦查羁押期限执行情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未按规定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决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经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未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三)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没有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的审理期限执行情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在一审、二审和死刑复核阶段未按规定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重新计算审理期限、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改变管辖、延期审理、中止审理或者发回重审的;
 
  (三)决定重新计算审理期限、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改变管辖、延期审理、中止审理、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没有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同级或者下级公安机关、人民法院超期羁押的,应当报经本院检察长批准,向该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发现上级公安机关、人民法院超期羁押的,应当及时层报该办案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同级人民检察院向该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对异地羁押的案件,发现办案机关超期羁押的,应当通报该办案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其依法向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第六百二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后,有关办案机关未回复意见或者继续超期羁押的,应当及时报告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处理。
 
  对于造成超期羁押的直接责任人员,可以书面建议其所在单位或者有关主管机关依照法律或者有关规定予以行政或者纪律处分;对于造成超期羁押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六百二十八条  对人民检察院办理的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或者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案件,在犯罪嫌疑人侦查羁押期限、办案期限届满前,案件管理部门应当依照有关规定向本院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进行期限届满提示。发现办案部门办理案件超过规定期限的,应当依照有关规定提出纠正意见。
 
第七节  看守所执法活动监督
 
  第六百二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看守所收押、监管、释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及对留所服刑罪犯执行刑罚等执法活动实行监督。
 
  对看守所执法活动的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三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有下列违法情形之一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
 
  (一)监管人员殴打、体罚、虐待或者变相体罚、虐待在押人员的;
 
  (二)监管人员为在押人员通风报信,私自传递信件、物品,帮助伪造、毁灭、隐匿证据或者干扰证人作证、串供的;
 
  (三)违法对在押人员使用械具或者禁闭的;
 
  (四)没有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的;
 
  (五)违反规定同意侦查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提出看守所讯问的;
 
  (六)收到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或者其他申请、申诉、控告、举报,不及时转交、转告人民检察院或者有关办案机关的;
 
  (七)应当安排辩护律师依法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没有安排的;
 
  (八)违法安排辩护律师或者其他人员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
 
  (九)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予以监听的;
 
  (十)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三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代为执行刑罚的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被判处有期徒刑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上的罪犯留所服刑的;
 
  (二)将未成年罪犯留所执行刑罚的;
 
  (三)将留所服刑罪犯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混押、混管、混教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三十二条  对于看守所违法行为情节轻微的,检察人员可以口头提出纠正意见;发现严重违法行为,或者提出口头纠正意见后看守所在七日以内未予以纠正的,应当报经检察长批准,向看守所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同时将纠正违法通知书副本抄报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并抄送看守所所属公安机关的上一级公安机关。
 
  人民检察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十五日后,看守所仍未纠正或者回复意见的,应当及时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报告。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应当通报同级公安机关并建议其督促看守所予以纠正。
 
第八节  刑事判决、裁定执行监督
 
  第六百三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执行刑事判决、裁定的活动实行监督。
 
  对刑事判决、裁定执行活动的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三十四条  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无罪,免予刑事处罚,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单处罚金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被告人被羁押的,人民检察院应当监督被告人是否被立即释放。发现被告人没有被立即释放的,应当立即向人民法院或者看守所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三十五条  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在被执行死刑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临场监督。
 
  死刑执行临场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必要时,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在执行前向公诉部门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公诉部门应当提供有关情况。
 
  执行死刑临场监督,由检察人员担任,并配备书记员担任记录。
 
  第六百三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同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临场监督通知后,应当查明同级人民法院是否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或者作出的死刑判决、裁定和执行死刑的命令。
 
  第六百三十七条  临场监督执行死刑的检察人员应当依法监督执行死刑的场所、方法和执行死刑的活动是否合法。在执行死刑前,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建议人民法院立即停止执行:
 
  (一)被执行人并非应当执行死刑的罪犯的;
 
  (二)罪犯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或者审判的时候已满七十五周岁,依法不应当适用死刑的;?
 
  (三)判决可能有错误的;
 
  (四)在执行前罪犯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等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的;
 
  (五)罪犯正在怀孕的。
 
  第六百三十八条  在执行死刑过程中,人民检察院临场监督人员根据需要可以进行拍照、录像;执行死刑后,人民检察院临场监督人员应当检查罪犯是否确已死亡,并填写死刑执行临场监督笔录,签名后入卷归档。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活动中有侵犯被执行死刑罪犯的人身权、财产权或者其近亲属、继承人合法权利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三十九条  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判决、裁定在执行过程中,人民检察院监督的内容主要包括:
 
  (一)死刑缓期执行期满,符合法律规定应当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条件的,监狱是否及时提出减刑建议提请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是否依法裁定;
 
  (二)罪犯在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监狱是否依法侦查和移送起诉;罪犯确系故意犯罪的,人民法院是否依法核准或者裁定执行死刑。
 
  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执行机关移送人民检察院受理的,由罪犯服刑所在地的分、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是否提起公诉。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减刑不当的,应当依照本规则第六百五十三条、第六百五十四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又故意犯罪,经人民检察院起诉后,人民法院仍然予以减刑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照本规则第十四章第四节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第六百四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看守所的交付执行活动有下列违法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交付执行的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在判决、裁定生效十日以内将判决书、裁定书、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自诉状复印件、执行通知书、结案登记表等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或者其他执行机关的;
 
  (二)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余刑在三个月以上的罪犯,公安机关、看守所自接到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后三十日以内,没有将成年罪犯送交监狱执行刑罚,或者没有将未成年罪犯送交未成年犯管教所执行刑罚的;
 
  (三)对需要收押执行刑罚而判决、裁定生效前未被羁押的罪犯,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及时将罪犯收押送交公安机关,并将判决书、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的;
 
  (四)公安机关对需要收押执行刑罚但下落不明的罪犯,在收到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后,没有及时抓捕、通缉的;
 
  (五)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或者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在判决、裁定生效后或者收到人民法院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执行,或者对被单处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在判决、裁定生效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公安机关执行的;
 
  (六)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四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在收押罪犯活动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对公安机关、看守所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送交监狱执行刑罚的罪犯,应当收押而拒绝收押的;
 
  (二)没有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书或者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有关法律文书而收押的;
 
  (三)收押罪犯与收押凭证不符的;
 
  (四)收押依法不应当关押的罪犯的;
 
  (五)其他违反收押规定的情形。
 
  对监狱依法应当收监执行而拒绝收押罪犯的,送交执行的公安机关、看守所所在地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建议承担监督该监狱职责的人民检察院向监狱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等执行机关在管理、教育改造罪犯等活动中有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公安机关暂予监外执行的执法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罪犯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
 
  (二)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程序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没有完备的合法手续,或者对于需要保外就医的罪犯没有省级人民政府指定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开具的证明文件的;
 
  (三)监狱、看守所提出暂予监外执行书面意见,没有同时将书面意见副本抄送人民检察院的;
 
  (四)罪犯被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实行社区矫正的;
 
  (五)对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没有依法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
 
  (六)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或者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严重违反暂予监外执行监督管理规定,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消失且刑期未满,应当收监执行而未及时收监执行或者未提出收监执行建议的;
 
  (七)人民法院决定将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收监执行,并将有关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看守所后,监狱、看守所未及时收监执行的;
 
  (八)对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通过贿赂等非法手段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及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脱逃的罪犯,监狱、看守所未建议人民法院将其监外执行期间、脱逃期间不计入执行刑期或者对罪犯执行刑期计算的建议违法、不当的;
 
  (九)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刑期届满,未及时办理释放手续的;
 
  (十)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四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监狱、看守所抄送的暂予监外执行书面意见副本后,应当逐案进行审查,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法定条件或者提请暂予监外执行违反法定程序的,应当在十日以内向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提出书面检察意见,同时也可以向监狱、看守所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接到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抄送的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后,应当进行审查。审查的内容包括:
 
  (一)是否属于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
 
  (二)是否属于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罪犯;
 
  (三)是否属于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
 
  (四)是否属于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罪犯;
 
  (五)是否属于适用保外就医可能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或者自伤自残的罪犯;
 
  (六)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五款的规定;
 
  (七)办理暂予监外执行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检察人员审查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可以向罪犯所在单位和有关人员调查、向有关机关调阅有关材料。
 
第六百四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暂予监外执行不当的,应当自接到通知之日起一个月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下级人民检察院认为暂予监外执行不当的,应当立即层报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其决定是否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不同意暂予监外执行的书面意见后,应当监督其对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结果进行重新核查,并监督重新核查的结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对核查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并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四十八条  对于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人民检察院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严重违反有关暂予监外执行的监督管理规定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消失而罪犯刑期未满的,应当通知执行机关收监执行,或者建议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作出收监执行决定。
 
  第六百四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执行机关抄送的减刑、假释建议书副本后,应当逐案进行审查,发现减刑、假释建议不当或者提请减刑、假释违反法定程序的,应当在十日以内向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检察意见,同时也可以向执行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等执行机关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不符合减刑、假释法定条件的罪犯,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
 
  (二)对依法应当减刑、假释的罪犯,不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
 
  (三)提请对罪犯减刑、假释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没有完备的合法手续的;
 
  (四)提请对罪犯减刑的减刑幅度、起始时间、间隔时间或者减刑后又假释的间隔时间不符合有关规定的;
 
  (五)被提请减刑、假释的罪犯被减刑后实际执行的刑期或者假释考验期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的;
 
  (六)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五十一条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减刑、假释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指派检察人员出席法庭,发表意见。
 
  第六百五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书副本后,应当及时进行审查。审查的内容包括:
 
  (一)被减刑、假释的罪犯是否符合法定条件,对罪犯减刑的减刑幅度、起始时间、间隔时间或者减刑后又假释的间隔时间、罪犯被减刑后实际执行的刑期或者假释考验期是否符合有关规定;
 
  (二)执行机关提请减刑、假释的程序是否合法;
 
  (三)人民法院审理、裁定减刑、假释的程序是否合法;
 
  (四)按照有关规定应当开庭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人民法院是否开庭审理。
 
  检察人员审查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可以向罪犯所在单位和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可以向有关机关调阅有关材料。
 
  第六百五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应当在收到裁定书副本后二十日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向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四条  对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的纠正意见,由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书面提出。
 
  下级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不当的,应当向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五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提出纠正意见后,应当监督人民法院是否在收到纠正意见后一个月以内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监督重新作出的裁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对最终裁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对服刑期满或者依法应当予以释放的人员没有按期释放,对被裁定假释的罪犯依法应当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实行社区矫正而不交付,对主刑执行完毕仍然需要执行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依法应当交付罪犯居住地公安机关执行而不交付,或者对服刑期未满又无合法释放根据的罪犯予以释放等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公安机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的活动实行监督,发现公安机关未依法执行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书面通知本人及其所在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人民法院执行罚金刑、没收财产刑以及执行生效判决、裁定中没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活动实行监督,发现人民法院有依法应当执行而不执行,执行不当,罚没的财物未及时上缴国库,或者执行活动中其他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社区矫正执法活动进行监督,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向社区矫正机构提出纠正意见:
 
  (一)没有依法接收交付执行的社区矫正人员的;
 
  (二)违反法律规定批准社区矫正人员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违反人民法院禁止令的内容批准社区矫正人员进入特定区域或者场所的;
 
  (三)没有依法监督管理而导致社区矫正人员脱管的;
 
  (四)社区矫正人员违反监督管理规定或者人民法院的禁止令,依法应予治安管理处罚,没有及时提请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的;
 
  (五)缓刑、假释罪犯在考验期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有关缓刑、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或者违反人民法院的禁止令,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假释,没有及时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假释建议的;
 
  (六)对具有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没有及时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收监执行建议的;
 
  (七)对符合法定减刑条件的社区矫正人员,没有依法及时向人民法院提出减刑建议的;
 
  (八)对社区矫正人员有殴打、体罚、虐待、侮辱人格、强迫其参加超时间或者超体力社区服务等侵犯其合法权利行为的;
 
  (九)其他违法情形。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对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假释的罪犯没有依法、及时作出撤销缓刑、假释裁定,对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通过贿赂等非法手段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及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脱逃的罪犯的执行刑期计算错误,或者有权决定、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对依法应当收监执行的罪犯没有及时依法作出收监执行决定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六十条  对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看守所、监狱、社区矫正机构等的交付执行活动、刑罚执行活动以及其他有关执行刑事判决、裁定活动中违法行为的监督,参照本规则第六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办理。
 
第九节  强制医疗执行监督
 
  第六百六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对强制医疗执行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强制医疗执行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六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对强制医疗的交付执行活动实行监督。发现交付执行机关未及时交付执行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六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在强制医疗执行监督中发现被强制医疗的人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或者需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人民法院作出的强制医疗决定可能错误的,应当在五日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将有关材料转交作出强制医疗决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收到材料的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应当在二十日以内进行审查,并将审查情况和处理意见反馈负责强制医疗执行监督的人民检察院。
 
  第六百六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强制医疗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对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应当收治而拒绝收治的;
 
  (二)收治的法律文书及其他手续不完备的;
 
  (三)没有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对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实施必要的医疗的;
 
  (四)殴打、体罚、虐待或者变相体罚、虐待被强制医疗的人,违反规定对被强制医疗的人使用械具、约束措施,以及其他侵犯被强制医疗的人合法权利的;
 
  (五)没有依照规定定期对被强制医疗的人进行诊断评估的;
 
  (六)对于被强制医疗的人不需要继续强制医疗的,没有及时提出解除意见报请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批准的;
 
  (七)对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提出的解除强制医疗的申请没有及时进行审查处理,或者没有及时转送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的;
 
  (八)人民法院作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后,不立即办理解除手续的;
 
  (九)其他违法情形。
 
  对强制医疗机构违法行为的监督,参照本规则第六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办理。
 
  第六百六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应当受理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的控告、举报和申诉,并及时审查处理。对控告人、举报人、申诉人要求回复处理结果的,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在十五日以内将调查处理情况书面反馈控告人、举报人、申诉人。
 
  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审查不服强制医疗决定的申诉,认为原决定正确、申诉理由不成立的,可以直接将审查结果答复申诉人;认为原决定可能错误,需要复查的,应当移送作出强制医疗决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办理。
 
  第六百六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收到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的申请后,应当及时转交强制医疗机构审查,并监督强制医疗机构是否及时审查、审查处理活动是否合法。
 
  第六百六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对于人民法院批准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实行监督,发现人民法院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不当的,应当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十五章  案件管理
 
  第六百六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对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实行统一受理、流程监控、案后评查、统计分析、信息查询、综合考评等,对办案期限、办案程序、办案质量等进行管理、监督、预警。
 
  第六百六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发现本院办案部门或者办案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及时提出纠正意见:
 
  (一)查封、扣押、冻结、保管、处理涉案财物不符合有关法律和规定的;
 
  (二)法律文书使用不当或者有明显错漏的;
 
  (三)超过法定的办案期限仍未办结案件的;
 
  (四)侵害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诉讼权利的;
 
  (五)未依法对立案、侦查、审查逮捕、公诉、审判等诉讼活动以及执行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
 
  (六)其他违法办理案件的情形。
 
  对于情节轻微的,可以向办案部门或者办案人员进行口头提示;对于情节较重的,应当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提示办案部门及时查明情况并予以纠正;情节严重的,应当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并向检察长报告。
 
  办案部门收到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后,应当在十日以内将核查情况书面回复案件管理部门。
 
  第六百七十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对以本院名义制发的法律文书实施监督管理。
 
  第六百七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案件,办结后需要向其他单位移送案卷材料的,统一由案件管理部门审核移送材料是否规范、齐备。案件管理部门认为材料规范、齐备,符合移送条件的,应当立即由有关部门按照相关规定移送;认为材料不符合要求的,应当及时通知办案部门补送、更正。
 
  第六百七十二条  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时随案移送涉案财物及其孳息的,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应当在受理案件时进行审查,并及时办理入库保管手续。
 
  第六百七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及其孳息后,应当立即将扣押的款项存入专门账户,将扣押的物品送案件管理部门办理入库保管手续,并将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的清单送案件管理部门登记,至迟不得超过三日。法律和有关规定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六百七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负责对扣押的涉案财物进行保管,并对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工作进行监督管理,对违反规定的行为提出纠正意见;对构成违法或者严重违纪的行为,移送纪检监察部门处理。
 
  第六百七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需要调用、移送、处理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的,应当按照规定办理审批手续。案件管理部门对于审批手续齐全的,应当办理出库手续。
 
第十六章  刑事司法协助
 
  第一节  一般规定
 
  第六百七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进行司法协助,有我国参加或者缔结的国际条约规定的,适用该条约规定,但是我国声明保留的条款除外;无相应条约规定的,按照互惠原则通过外交途径办理。
 
  第六百七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应当在相互尊重国家主权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有关国家的主管机关相互提供司法协助。
 
  第六百七十八条  享有外交特权和豁免权的外国人的刑事责任问题,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第六百七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司法协助的范围主要包括刑事方面的调查取证,送达刑事诉讼文书,通报刑事诉讼结果,移交物证、书证和视听资料,扣押、移交赃款、赃物以及法律和国际条约规定的其他司法协助事宜。
 
  第六百八十条  办理引渡案件,按照国家关于引渡的法律和规定执行。
 
  第六百八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对外进行司法协助,应当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的程序向外国提供司法协助和办理司法协助事务。依照国际条约规定,在不违背我国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也可以按照请求方的要求适用请求书中所示的程序。
 
  第六百八十二条  外国有关机关请求的事项有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安全或者社会公共利益以及违反中国法律的,应当不予协助;不属于人民检察院职权范围的,应当予以退回或者移送有关机关,并说明理由。
 
  第六百八十三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是检察机关办理司法协助事务的最高主管机关,依照国际条约规定是人民检察院司法协助的中方中央机关。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是执行司法协助的主管机关,依照职责分工办理司法协助事务。
 
  第六百八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与有关国家相互提供司法协助,应当按照我国与有关国家缔结的司法协助条约规定的联系途径或者外交途径进行。
 
  第六百八十五条  有关司法协助条约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为司法协助的中方中央机关的,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与有关国家对应的中央机关联系和转递司法协助文件及其他材料。
 
  有关司法协助条约规定其他机关为中方中央机关的,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与中方中央机关联系和转递司法协助文件。
 
  第六百八十六条  其他机关需要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外办理司法协助的,应当通过其最高主管机关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系。
 
  第六百八十七条  对尚未与我国缔结司法协助条约的国家,相互之间需要提供司法协助的,应当根据互惠原则,通过外交途径办理,也可以按照惯例进行。
 
  具体程序参照本章规定。
 
  第六百八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需要通过国际刑事警察组织缉捕人犯、查询资料的,由有关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请,层报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查后与有关部门联系办理。
 
  第六百八十九条  我国边境地区人民检察院与相邻国家的司法机关相互进行司法合作,在不违背有关条约、协议和我国法律的前提下,可以按惯例或者遵照有关规定进行,但应当报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
 
  第六百九十条  我国边境地区人民检察院与相邻国家的司法机关相互进行司法合作,可以视情况就双方之间办案过程中的具体事务作出安排,开展友好往来活动。
 
  第二节  人民检察院提供司法协助
 
  第六百九十一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有关国际条约规定的联系途径或外交途径,接收外国提出的司法协助请求。
 
  第六百九十二条  外国有关机关请求人民检察院提供司法协助的请求书及所附文件,应当附有中文译本或者国际条约规定的其他文字文本。
 
  第六百九十三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缔约的外国一方提出的司法协助请求后,应当依据我国法律和有关司法协助条约进行审查。对符合条约规定并且所附材料齐全的,交由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办理或者指定有关人民检察院办理,或者交由其他有关最高主管机关指定有关机关办理。对不符合条约或者有关法律规定的,应当通过接收请求的途径退回请求方不予执行;对所附材料不齐全的,应当要求请求方予以补充。
 
  第六百九十四条  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收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转交的司法协助请求书和所附材料后,可以直接办理,也可以指定有关的人民检察院办理。
 
  第六百九十五条  负责执行司法协助请求的人民检察院收到司法协助请求书和所附材料后,应即安排执行,并按条约规定的格式和语言文字将执行结果及有关材料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
 
  对于不能执行的,应当将司法协助请求书和所附材料,连同不能执行的理由通过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
 
  人民检察院因请求书提供的地址不详或材料不齐全难以执行该项请求的,应当立即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请求方补充提供材料。
 
  第六百九十六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应当对执行结果进行审查。对于符合请求要求和有关规定的,由最高人民检察院转递请求协助的缔约外国一方。
 
  第六百九十七条  缔约的外国一方通过其他中方中央机关请求检察机关提供司法协助的,由其他中方中央机关将请求书及所附文件转递最高人民检察院,按本节规定办理。
 
第三节  人民检察院向外国提出司法协助请求
 
  第六百九十八条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需要向缔约的外国一方请求提供司法协助,应当按有关条约的规定提出司法协助请求书、调查提纲及所附文件和相应的译文,经省级人民检察院审核后,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
 
  请求书及其附件应当提供具体、准确的线索、证据和其他材料。我国与被请求国有条约的,请求书及所附材料按条约规定的语言译制文本;我国与被请求国没有签订条约的,按被请求国官方语言或者可以接受的语言译制文本。
 
  第六百九十九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请求缔约的外国一方提供司法协助的材料后,应当依照有关条约进行审查。对符合条约有关规定、所附材料齐全的,应当连同上述材料一并转递缔约另一方的中央机关,或者交由其他中方中央机关办理。对不符合条约规定或者材料不齐全的,应当退回提出请求的人民检察院补充或者修正。
 
  第七百条  需要派员赴国外调查取证的,承办案件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查明在国外证人、犯罪嫌疑人的具体居住地点或者地址、通讯方式等基本情况,制作调查提纲,层报省级人民检察院审核后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司法协助或者外交途径向被请求国发出请求书,在被请求国同意后按照有关程序办理赴国外取证事宜。
 
  第四节  期限和费用
 
  第七百零一条  人民检察院提供司法协助,请求书中附有办理期限的,应当按期完成。未附办理期限的,调查取证一般应当在三个月以内完成;送达刑事诉讼文书一般应当在三十日以内完成。
 
  不能按期完成的,应当说明情况和理由,层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便转告请求方。
 
  第七百零二条  人民检察院提供刑事司法协助,根据有关条约规定需要向请求方收取费用的,应当将费用和账单连同执行司法协助的结果一并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转递请求方。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上述费用后应当立即转交有关人民检察院。
 
  第七百零三条  人民检察院请求外国提供司法协助,根据条约规定应当支付费用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被请求方开具的收费账单后,应当立即转交有关人民检察院支付。
 
第十七章  附    则
 
  第七百零四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国家安全机关、走私犯罪侦查机关、监狱移送的刑事案件以及对国家安全机关、走私犯罪侦查机关、监狱立案、侦查活动的监督,适用本规则的有关规定。
 
  第七百零五条  军事检察院等专门人民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适用本规则和其他有关规定。
 
  第七百零六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立案侦查的案件接受人民监督员的监督,具体程序依照有关规定办理。
 
  第七百零七条  本规则具有司法解释效力,由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解释。
 
  第七百零八条  本规则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检察院1999年1月18日发布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同时废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与本规则不一致的,以本规则为准。

第五节  死刑复核法律监督
 
  第六百零二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活动实行法律监督。
 
  第六百零三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负责承办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
 
  第六百零四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发现在死刑复核期间的案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审查认为确有必要的,应当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
 
  (一)认为死刑二审裁判确有错误,依法不应当核准死刑的;
 
  (二)发现新情况、新证据,可能影响被告人定罪量刑的;
 
  (三)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四)司法工作人员在办理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等行为的;
 
  (五)其他需要提出意见的。
 
  第六百零五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最高人民法院通报的死刑复核案件,认为确有必要的,应当在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下发前提出意见。
 
  第六百零六条  省级人民检察院对于进入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程序的下列案件,应当制作提请监督报告并连同案件有关材料及时报送最高人民检察院:
 
  (一)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当发回重新审判,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死刑立即执行确有错误的;
 
  (二)被告人具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死刑立即执行确有错误的;
 
  (三)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四)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一年以内未能审结的;
 
  (五)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死刑发回重审不当的;
 
  (六)其他需要监督的情形。
 
  第六百零七条  省级人民检察院发现死刑复核案件被告人自首、立功、达成赔偿协议取得被害方谅解等新的证据材料和有关情况,可能影响死刑适用的,应当及时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零八条  死刑复核期间当事人及其近亲属或者受委托的律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不服死刑裁判的申诉,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审查。
 
  第六百零九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对死刑复核监督案件的审查可以采取下列方式进行:
 
  (一)书面审查最高人民法院移送的材料、省级人民检察院报送的相关案件材料、当事人及其近亲属或者受委托的律师提交的申诉材料;
 
  (二)听取原承办案件的省级人民检察院的意见,也可以要求省级人民检察院报送相关案件材料;
 
  (三)必要时可以审阅案卷、讯问被告人、复核主要证据。
 
  第六百一十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受理的死刑复核监督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因案件重大、疑难、复杂,需要延长审查期限的,应当报请检察长批准,适当延长办理期限。
 
  第六百一十一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死刑复核检察部门拟就死刑复核案件提出检察意见的,应当报请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
 
  检察委员会讨论死刑复核案件,可以通知原承办案件的省级人民检察院有关检察人员列席。
 
  第六百一十二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死刑复核监督案件,经审查认为确有必要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的,应当以死刑复核案件意见书的形式提出。死刑复核案件意见书应当提出明确的意见或者建议,并说明理由和法律依据。
 
  第六百一十三条  对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应当核准死刑意见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仍拟不核准死刑,决定将案件提交审判委员会会议讨论并通知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列席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或者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应当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
 
  第六节  羁押和办案期限监督
 
  第六百一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第六百一十五条  对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办理案件的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的监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未被羁押的,由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负责。对人民检察院办理案件的羁押期限和办案期限的监督,由本院案件管理部门负责。
 
  第六百一十六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
 
  人民检察院发现或者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的申请,经审查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有关机关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
 
  第六百一十七条  侦查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侦查监督部门负责;审判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公诉部门负责。监所检察部门在监所检察工作中发现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可以提出释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
 
  第六百一十八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时应当说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的理由,有相关证据或者其他材料的,应当提供。
 
  第六百一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有关机关提出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建议:
 
  (一)案件证据发生重大变化,不足以证明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行为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为的;
 
  (二)案件事实或者情节发生变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管制、拘役、独立适用附加刑、免予刑事处罚或者判决无罪的;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新的犯罪,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串供,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自杀或者逃跑等的可能性已被排除的;
 
  (四)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条件的;
 
  (五)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将超过依法可能判处的刑期的;
 
  (六)羁押期限届满的;
 
  (七)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变更强制措施更为适宜的;
 
  (八)其他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形。
 
  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书应当说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理由及法律依据。
 
  第六百二十条  人民检察院可以采取以下方式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
 
  (一)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羁押必要性评估;
 
  (二)向侦查机关了解侦查取证的进展情况;
 
  (三)听取有关办案机关、办案人员的意见;
 
  (四)听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
 
  (五)调查核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身体健康状况;
 
  (六)查阅有关案卷材料,审查有关人员提供的证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关证明材料;
 
  (七)其他方式。
 
第六百二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向有关办案机关提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的,应当要求有关办案机关在十日以内将处理情况通知本院。有关办案机关没有采纳人民检察院建议的,应当要求其说明理由和依据。
 
  对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案件,经审查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建议办案部门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具体程序按照前款规定办理。
 
  第六百二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在办理案件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在作出决定或者收到决定书、裁定书后十日以内通知负有监督职责的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或者案件管理部门以及看守所:
 
  (一)批准或者决定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
 
  (二)对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案件,决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
 
  (三)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的;
 
  (四)审查起诉期间改变管辖、延长审查起诉期限的;
 
  (五)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或者补充侦查完毕移送审查起诉后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的;
 
  (六)人民法院决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第一审案件,或者将案件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重新审理的;
 
  (七)人民法院改变管辖,决定延期审理、中止审理,或者同意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
 
  第六百二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的羁押期限管理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未及时督促办案机关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未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届满前七日以内向办案机关发出羁押期限即将届满通知书的;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超期羁押后,没有立即书面报告人民检察院并通知办案机关的;
 
  (四)收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提出的变更强制措施、羁押必要性审查、羁押期限届满要求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申诉、控告后,没有及时转送有关办案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的;
 
  (五)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的侦查羁押期限执行情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未按规定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决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经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未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三)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没有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的审理期限执行情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在一审、二审和死刑复核阶段未按规定办理换押手续的;
 
  (二)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重新计算审理期限、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改变管辖、延期审理、中止审理或者发回重审的;
 
  (三)决定重新计算审理期限、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改变管辖、延期审理、中止审理、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没有书面通知人民检察院和看守所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二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同级或者下级公安机关、人民法院超期羁押的,应当报经本院检察长批准,向该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发现上级公安机关、人民法院超期羁押的,应当及时层报该办案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同级人民检察院向该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对异地羁押的案件,发现办案机关超期羁押的,应当通报该办案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其依法向办案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
 
  第六百二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后,有关办案机关未回复意见或者继续超期羁押的,应当及时报告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处理。
 
  对于造成超期羁押的直接责任人员,可以书面建议其所在单位或者有关主管机关依照法律或者有关规定予以行政或者纪律处分;对于造成超期羁押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六百二十八条  对人民检察院办理的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或者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案件,在犯罪嫌疑人侦查羁押期限、办案期限届满前,案件管理部门应当依照有关规定向本院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进行期限届满提示。发现办案部门办理案件超过规定期限的,应当依照有关规定提出纠正意见。
 
第七节  看守所执法活动监督
 
  第六百二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看守所收押、监管、释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及对留所服刑罪犯执行刑罚等执法活动实行监督。
 
  对看守所执法活动的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三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有下列违法情形之一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
 
  (一)监管人员殴打、体罚、虐待或者变相体罚、虐待在押人员的;
 
  (二)监管人员为在押人员通风报信,私自传递信件、物品,帮助伪造、毁灭、隐匿证据或者干扰证人作证、串供的;
 
  (三)违法对在押人员使用械具或者禁闭的;
 
  (四)没有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的;
 
  (五)违反规定同意侦查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提出看守所讯问的;
 
  (六)收到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或者其他申请、申诉、控告、举报,不及时转交、转告人民检察院或者有关办案机关的;
 
  (七)应当安排辩护律师依法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没有安排的;
 
  (八)违法安排辩护律师或者其他人员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
 
  (九)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予以监听的;
 
  (十)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三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看守所代为执行刑罚的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被判处有期徒刑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上的罪犯留所服刑的;
 
  (二)将未成年罪犯留所执行刑罚的;
 
  (三)将留所服刑罪犯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混押、混管、混教的;
 
  (四)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三十二条  对于看守所违法行为情节轻微的,检察人员可以口头提出纠正意见;发现严重违法行为,或者提出口头纠正意见后看守所在七日以内未予以纠正的,应当报经检察长批准,向看守所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同时将纠正违法通知书副本抄报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并抄送看守所所属公安机关的上一级公安机关。
 
  人民检察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十五日后,看守所仍未纠正或者回复意见的,应当及时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报告。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应当通报同级公安机关并建议其督促看守所予以纠正。
 
第八节  刑事判决、裁定执行监督
 
  第六百三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执行刑事判决、裁定的活动实行监督。
 
  对刑事判决、裁定执行活动的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三十四条  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无罪,免予刑事处罚,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单处罚金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被告人被羁押的,人民检察院应当监督被告人是否被立即释放。发现被告人没有被立即释放的,应当立即向人民法院或者看守所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三十五条  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在被执行死刑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临场监督。
 
  死刑执行临场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必要时,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在执行前向公诉部门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公诉部门应当提供有关情况。
 
  执行死刑临场监督,由检察人员担任,并配备书记员担任记录。
 
  第六百三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同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临场监督通知后,应当查明同级人民法院是否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或者作出的死刑判决、裁定和执行死刑的命令。
 
  第六百三十七条  临场监督执行死刑的检察人员应当依法监督执行死刑的场所、方法和执行死刑的活动是否合法。在执行死刑前,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建议人民法院立即停止执行:
 
  (一)被执行人并非应当执行死刑的罪犯的;
 
  (二)罪犯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或者审判的时候已满七十五周岁,依法不应当适用死刑的;?
 
  (三)判决可能有错误的;
 
  (四)在执行前罪犯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等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的;
 
  (五)罪犯正在怀孕的。
 
  第六百三十八条  在执行死刑过程中,人民检察院临场监督人员根据需要可以进行拍照、录像;执行死刑后,人民检察院临场监督人员应当检查罪犯是否确已死亡,并填写死刑执行临场监督笔录,签名后入卷归档。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活动中有侵犯被执行死刑罪犯的人身权、财产权或者其近亲属、继承人合法权利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三十九条  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判决、裁定在执行过程中,人民检察院监督的内容主要包括:
 
  (一)死刑缓期执行期满,符合法律规定应当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条件的,监狱是否及时提出减刑建议提请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是否依法裁定;
 
  (二)罪犯在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监狱是否依法侦查和移送起诉;罪犯确系故意犯罪的,人民法院是否依法核准或者裁定执行死刑。
 
  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执行机关移送人民检察院受理的,由罪犯服刑所在地的分、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是否提起公诉。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减刑不当的,应当依照本规则第六百五十三条、第六百五十四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又故意犯罪,经人民检察院起诉后,人民法院仍然予以减刑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照本规则第十四章第四节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第六百四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看守所的交付执行活动有下列违法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交付执行的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在判决、裁定生效十日以内将判决书、裁定书、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自诉状复印件、执行通知书、结案登记表等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或者其他执行机关的;
 
  (二)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余刑在三个月以上的罪犯,公安机关、看守所自接到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后三十日以内,没有将成年罪犯送交监狱执行刑罚,或者没有将未成年罪犯送交未成年犯管教所执行刑罚的;
 
  (三)对需要收押执行刑罚而判决、裁定生效前未被羁押的罪犯,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及时将罪犯收押送交公安机关,并将判决书、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的;
 
  (四)公安机关对需要收押执行刑罚但下落不明的罪犯,在收到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后,没有及时抓捕、通缉的;
 
  (五)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或者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在判决、裁定生效后或者收到人民法院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执行,或者对被单处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在判决、裁定生效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公安机关执行的;
 
  (六)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四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在收押罪犯活动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对公安机关、看守所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送交监狱执行刑罚的罪犯,应当收押而拒绝收押的;
 
  (二)没有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书或者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有关法律文书而收押的;
 
  (三)收押罪犯与收押凭证不符的;
 
  (四)收押依法不应当关押的罪犯的;
 
  (五)其他违反收押规定的情形。
 
  对监狱依法应当收监执行而拒绝收押罪犯的,送交执行的公安机关、看守所所在地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建议承担监督该监狱职责的人民检察院向监狱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等执行机关在管理、教育改造罪犯等活动中有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公安机关暂予监外执行的执法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罪犯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
 
  (二)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程序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没有完备的合法手续,或者对于需要保外就医的罪犯没有省级人民政府指定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开具的证明文件的;
 
  (三)监狱、看守所提出暂予监外执行书面意见,没有同时将书面意见副本抄送人民检察院的;
 
  (四)罪犯被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后,未依法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实行社区矫正的;
 
  (五)对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没有依法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
 
  (六)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或者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严重违反暂予监外执行监督管理规定,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消失且刑期未满,应当收监执行而未及时收监执行或者未提出收监执行建议的;
 
  (七)人民法院决定将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收监执行,并将有关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看守所后,监狱、看守所未及时收监执行的;
 
  (八)对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通过贿赂等非法手段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及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脱逃的罪犯,监狱、看守所未建议人民法院将其监外执行期间、脱逃期间不计入执行刑期或者对罪犯执行刑期计算的建议违法、不当的;
 
  (九)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刑期届满,未及时办理释放手续的;
 
  (十)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四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监狱、看守所抄送的暂予监外执行书面意见副本后,应当逐案进行审查,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法定条件或者提请暂予监外执行违反法定程序的,应当在十日以内向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提出书面检察意见,同时也可以向监狱、看守所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接到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抄送的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后,应当进行审查。审查的内容包括:
 
  (一)是否属于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
 
  (二)是否属于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罪犯;
 
  (三)是否属于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
 
  (四)是否属于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罪犯;
 
  (五)是否属于适用保外就医可能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或者自伤自残的罪犯;
 
  (六)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五款的规定;
 
  (七)办理暂予监外执行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检察人员审查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可以向罪犯所在单位和有关人员调查、向有关机关调阅有关材料。
 
第六百四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暂予监外执行不当的,应当自接到通知之日起一个月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下级人民检察院认为暂予监外执行不当的,应当立即层报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的同级人民检察院,由其决定是否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四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不同意暂予监外执行的书面意见后,应当监督其对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结果进行重新核查,并监督重新核查的结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对核查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并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四十八条  对于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人民检察院发现罪犯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严重违反有关暂予监外执行的监督管理规定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消失而罪犯刑期未满的,应当通知执行机关收监执行,或者建议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作出收监执行决定。
 
  第六百四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执行机关抄送的减刑、假释建议书副本后,应当逐案进行审查,发现减刑、假释建议不当或者提请减刑、假释违反法定程序的,应当在十日以内向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检察意见,同时也可以向执行机关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等执行机关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将不符合减刑、假释法定条件的罪犯,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
 
  (二)对依法应当减刑、假释的罪犯,不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的;
 
  (三)提请对罪犯减刑、假释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没有完备的合法手续的;
 
  (四)提请对罪犯减刑的减刑幅度、起始时间、间隔时间或者减刑后又假释的间隔时间不符合有关规定的;
 
  (五)被提请减刑、假释的罪犯被减刑后实际执行的刑期或者假释考验期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的;
 
  (六)其他违法情形。
 
  第六百五十一条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减刑、假释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指派检察人员出席法庭,发表意见。
 
  第六百五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书副本后,应当及时进行审查。审查的内容包括:
 
  (一)被减刑、假释的罪犯是否符合法定条件,对罪犯减刑的减刑幅度、起始时间、间隔时间或者减刑后又假释的间隔时间、罪犯被减刑后实际执行的刑期或者假释考验期是否符合有关规定;
 
  (二)执行机关提请减刑、假释的程序是否合法;
 
  (三)人民法院审理、裁定减刑、假释的程序是否合法;
 
  (四)按照有关规定应当开庭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人民法院是否开庭审理。
 
  检察人员审查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可以向罪犯所在单位和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可以向有关机关调阅有关材料。
 
  第六百五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应当在收到裁定书副本后二十日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向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四条  对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的纠正意见,由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书面提出。
 
  下级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减刑、假释裁定不当的,应当向作出减刑、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报告。
 
  第六百五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提出纠正意见后,应当监督人民法院是否在收到纠正意见后一个月以内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监督重新作出的裁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对最终裁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监狱、看守所对服刑期满或者依法应当予以释放的人员没有按期释放,对被裁定假释的罪犯依法应当交付罪犯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实行社区矫正而不交付,对主刑执行完毕仍然需要执行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依法应当交付罪犯居住地公安机关执行而不交付,或者对服刑期未满又无合法释放根据的罪犯予以释放等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公安机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的活动实行监督,发现公安机关未依法执行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书面通知本人及其所在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人民法院执行罚金刑、没收财产刑以及执行生效判决、裁定中没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活动实行监督,发现人民法院有依法应当执行而不执行,执行不当,罚没的财物未及时上缴国库,或者执行活动中其他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五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社区矫正执法活动进行监督,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向社区矫正机构提出纠正意见:
 
  (一)没有依法接收交付执行的社区矫正人员的;
 
  (二)违反法律规定批准社区矫正人员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违反人民法院禁止令的内容批准社区矫正人员进入特定区域或者场所的;
 
  (三)没有依法监督管理而导致社区矫正人员脱管的;
 
  (四)社区矫正人员违反监督管理规定或者人民法院的禁止令,依法应予治安管理处罚,没有及时提请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的;
 
  (五)缓刑、假释罪犯在考验期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有关缓刑、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或者违反人民法院的禁止令,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假释,没有及时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假释建议的;
 
  (六)对具有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没有及时向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提出收监执行建议的;
 
  (七)对符合法定减刑条件的社区矫正人员,没有依法及时向人民法院提出减刑建议的;
 
  (八)对社区矫正人员有殴打、体罚、虐待、侮辱人格、强迫其参加超时间或者超体力社区服务等侵犯其合法权利行为的;
 
  (九)其他违法情形。
 
  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对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假释的罪犯没有依法、及时作出撤销缓刑、假释裁定,对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通过贿赂等非法手段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及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脱逃的罪犯的执行刑期计算错误,或者有权决定、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对依法应当收监执行的罪犯没有及时依法作出收监执行决定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六十条  对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看守所、监狱、社区矫正机构等的交付执行活动、刑罚执行活动以及其他有关执行刑事判决、裁定活动中违法行为的监督,参照本规则第六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办理。
 
第九节  强制医疗执行监督
 
  第六百六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对强制医疗执行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强制医疗执行监督由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负责。
 
  第六百六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对强制医疗的交付执行活动实行监督。发现交付执行机关未及时交付执行等违法情形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第六百六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在强制医疗执行监督中发现被强制医疗的人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或者需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人民法院作出的强制医疗决定可能错误的,应当在五日以内报经检察长批准,将有关材料转交作出强制医疗决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收到材料的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应当在二十日以内进行审查,并将审查情况和处理意见反馈负责强制医疗执行监督的人民检察院。
 
  第六百六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强制医疗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出纠正意见:
 
  (一)对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应当收治而拒绝收治的;
 
  (二)收治的法律文书及其他手续不完备的;
 
  (三)没有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对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实施必要的医疗的;
 
  (四)殴打、体罚、虐待或者变相体罚、虐待被强制医疗的人,违反规定对被强制医疗的人使用械具、约束措施,以及其他侵犯被强制医疗的人合法权利的;
 
  (五)没有依照规定定期对被强制医疗的人进行诊断评估的;
 
  (六)对于被强制医疗的人不需要继续强制医疗的,没有及时提出解除意见报请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批准的;
 
  (七)对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提出的解除强制医疗的申请没有及时进行审查处理,或者没有及时转送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的;
 
  (八)人民法院作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后,不立即办理解除手续的;
 
  (九)其他违法情形。
 
  对强制医疗机构违法行为的监督,参照本规则第六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办理。
 
  第六百六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应当受理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的控告、举报和申诉,并及时审查处理。对控告人、举报人、申诉人要求回复处理结果的,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在十五日以内将调查处理情况书面反馈控告人、举报人、申诉人。
 
  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审查不服强制医疗决定的申诉,认为原决定正确、申诉理由不成立的,可以直接将审查结果答复申诉人;认为原决定可能错误,需要复查的,应当移送作出强制医疗决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办理。
 
  第六百六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收到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法定代理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的申请后,应当及时转交强制医疗机构审查,并监督强制医疗机构是否及时审查、审查处理活动是否合法。
 
  第六百六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对于人民法院批准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实行监督,发现人民法院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不当的,应当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
 
第十五章  案件管理
 
  第六百六十八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对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实行统一受理、流程监控、案后评查、统计分析、信息查询、综合考评等,对办案期限、办案程序、办案质量等进行管理、监督、预警。
 
  第六百六十九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发现本院办案部门或者办案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及时提出纠正意见:
 
  (一)查封、扣押、冻结、保管、处理涉案财物不符合有关法律和规定的;
 
  (二)法律文书使用不当或者有明显错漏的;
 
  (三)超过法定的办案期限仍未办结案件的;
 
  (四)侵害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诉讼权利的;
 
  (五)未依法对立案、侦查、审查逮捕、公诉、审判等诉讼活动以及执行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
 
  (六)其他违法办理案件的情形。
 
  对于情节轻微的,可以向办案部门或者办案人员进行口头提示;对于情节较重的,应当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提示办案部门及时查明情况并予以纠正;情节严重的,应当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并向检察长报告。
 
  办案部门收到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后,应当在十日以内将核查情况书面回复案件管理部门。
 
  第六百七十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对以本院名义制发的法律文书实施监督管理。
 
  第六百七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案件,办结后需要向其他单位移送案卷材料的,统一由案件管理部门审核移送材料是否规范、齐备。案件管理部门认为材料规范、齐备,符合移送条件的,应当立即由有关部门按照相关规定移送;认为材料不符合要求的,应当及时通知办案部门补送、更正。
 
  第六百七十二条  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时随案移送涉案财物及其孳息的,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应当在受理案件时进行审查,并及时办理入库保管手续。
 
  第六百七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及其孳息后,应当立即将扣押的款项存入专门账户,将扣押的物品送案件管理部门办理入库保管手续,并将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的清单送案件管理部门登记,至迟不得超过三日。法律和有关规定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六百七十四条  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负责对扣押的涉案财物进行保管,并对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工作进行监督管理,对违反规定的行为提出纠正意见;对构成违法或者严重违纪的行为,移送纪检监察部门处理。
 
  第六百七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需要调用、移送、处理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的,应当按照规定办理审批手续。案件管理部门对于审批手续齐全的,应当办理出库手续。
 
第十六章  刑事司法协助
 
  第一节  一般规定
 
  第六百七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进行司法协助,有我国参加或者缔结的国际条约规定的,适用该条约规定,但是我国声明保留的条款除外;无相应条约规定的,按照互惠原则通过外交途径办理。
 
  第六百七十七条  人民检察院应当在相互尊重国家主权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有关国家的主管机关相互提供司法协助。
 
  第六百七十八条  享有外交特权和豁免权的外国人的刑事责任问题,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第六百七十九条 

分所信息:  
靖霖(南京)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清江南路7号越洋商务中心4层
电话:025-86707788
靖霖(上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长寿路767号西部大厦7楼
电话:021-32206717
靖霖(北京)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8号左岸工社15B层
电话:010-82488010
靖霖(宁波)律师事务所
地址:宁波市高新区光华路299弄39号研发园C区16幢4楼
电话:0574-87636529
靖霖(义乌)律师事务所
地址:义乌市香山路340号
电话:0579-85335539
靖霖(温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鹿城区大南路温州世贸中心4101室
电话:0577-88926662
靖霖(贵阳)律师事务所
地址:观山湖区长岭北路贵阳国际金融中心14号楼15层
电话:0851-84837890
靖霖(济南)律师事务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9777号鲁商国奥城4号楼15层
电话:0531-55569507
网站首页 | 律所介绍 | 靖霖要闻 | 刑辩团队| 刑辩动态 | 热点刑评 | 技能分享 | 经典案例 | 刑辩拾萃 | 联系我们
联盟网站:为你辩护网   联盟律所: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   合作高校: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靖霖律师事务所 浙ICP备09088927号 技术支持:创搏网络
欢迎您,您是本网站第 6157308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