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刑辩动态 | 热点刑评 | 理论研讨 | 经典案例 | 刑辩拾萃 | 靖霖业绩 | 刑辩团队
联系我们 详细>>
电话: 0571-87392939 87392260
传真: 0571-87392255
邮箱: jlxb@jinglin.zj.cn
 
新闻内容

王良宝: 没有刑讯的冤案是如何形成的?

发布时间:2016-12-29 21:11:18 浏览次数:190

    什么,没有刑讯的冤案?”:审讯之谜

     我曾经问过一位同龄的非法律人:“讲到冤案,你的脑海呈现的是怎样的审讯画面?”。他几乎不假思索,就描绘出一副令人发怵的画面:在昏暗的监室里,面目狰狞的审讯人员手拿木棍,对着奄奄一息的囚犯使劲捶打,审讯人员凶残的咆哮声和囚犯悲惨的求饶声此起彼伏,交错回荡在阴森的囚室里。

    我先是惊叹他导演般的想象力,三言两语就能勾勒出一幅凄惨的审讯画面。然而,惊叹之余,我也陷入沉思。他的这一回答或许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对冤案的一般认识:冤案出在棒槌下。

    或许是受影视剧,以及现实中曝光的冤案的影响,冤案总是与惨无人道的刑讯捆绑在一起。一般人朴素地认为冤案发生的罪魁祸首是刑讯,并深信如能杜绝刑讯,就告别了冤案。如果你告诉他们,无辜的人在没有遭受刑讯的情况下也会承认自己犯罪。他们一定会紧皱眉头,表示深深的怀疑。如果你再进一步告诉他,这个无辜的人还讲述了栩栩如生的案情。他一定会使劲摇头,直说不可能。人们总是直觉地认为,一个理智的人,在没有受到物理强制的威逼下,是不可能“傻到”承认自己没有作过的罪行。毕竟,认罪意味着要剥夺自由,甚至是生命。

    其实,部分法律人也未能与“冤案只出在棒槌下”的观念绝缘。得知被告人并没有遭受刑讯后,不少检察官或法官会轻蔑的一句:“没有的事,你怎会承认?!”。被告人解释受到心理强制时,他们会告诉你,这是狡猾的被告人惯用的伎俩,目的在借审讯瑕疵来翻供,不要被骗了。他们往往还会拿出杀手锏——被告人的供词,上面载有详尽的案情,对你说:“瞧,没有的事,他怎么会讲得这么清楚?!”。

    没有刑讯的情况下,没有做过的事,无辜的人为何会承认?并又对案情作了亲历者般的描述?这确实是令人疑惑的审讯之谜。审讯室里到底里发生了什么?审讯人员对嫌疑人作了什么?无辜的人认罪的心理何在?案情又是如何出自无辜者口中?

    如果你对这些问题好奇,那么笔者邀请你登上一场“审讯之旅”。笔者将结合日本法律心理学家浜田寿美男的《自白的心理学》、美国刑事司法专家理查德.A.利奥的《警察审讯与美国刑事司法》中的研究成果,以及笔者的律师办案经历,藉此去推开审讯室的门……

 

    “罪犯就是你!”:审讯的磁场

    要理解案件毫不相关的无辜者为何声称“我是犯人”,必须有一种“涡中的视野”。即必须从嫌疑人,而非旁人的视野去审视审讯的世界。

    想象一下,你突然被从你的日常关系网中抽离出来,被羁押在孤独场所,那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切的社会关系都被突然的中止。你的一举一动,包括睡觉、饮食、穿着、行动都不能自主作出,要等待他人的安排、命令。你的心态一定是孤独、脆弱的。

    在那,你还要长期、孤立无援地面对审讯者,他们不会物理暴力你,但他们语气恶劣,喋喋不休。审讯者要你如实交代是否涉嫌某起刑事案件。你的先期反应当然是极力的否认,但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你是清白的,你会尝试着说服审讯员,提出各种自己不可能犯罪的事实及理由。这时你会发现审讯员是“隧道视野”,他们对你提出的合理解释视而不见,却对你可能因为紧张、记忆不清而讲述的断裂、矛盾之处抓住不放。

    经过一番无谓的解释后,你会发现你非但无法说服审讯者自己的无辜,而且你一味的解释会让审讯者对你更加怀疑。在他的眼里,你的否认是侥幸心理、不老实的表现,这成了要对你加大审讯的理由。于是你就陷入恶性的循环,你越否认,越解释,审讯人员越觉得你越顽劣,越狡猾。你先是紧张,然后焦虑,再是气愤,而后是无力,直至绝望。

    这时,审讯员又会呈现出另一张面孔。你开始和你谈心,谈家人、事业及生活,给你香烟,你突然觉得审讯人员也有温柔的一面。他们劝你把事情认下来,会对你从轻处理。你还是很无奈,你的否认他们根本听不进去。你开始转向审视他们提出的一些说法。因为案情案件发生在过去,你不可能对过去的事情有“摄像机般”的记忆,你会开始自我怀疑,开始动摇内心确认,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是不是失忆了。

    经过长期的审讯,你会发觉自己置身于“审讯的磁场”之中。“磁场”的方向是虚假自白。你坚持事实,否认犯罪,磁场就会排斥你,给你负面反馈,审讯员会训斥你、辱骂你、驳斥你,让你累觉不爱。相反,你背离事实,放下否认,磁场就会牵引你,施加正面激励,审讯员会鼓励你、怂恿你、安慰你,使你倍感舒适。请你注意,你已经久违这种舒适感!它是一种奢侈品,极具诱惑,是你轻易不能抵抗的。你正在被一步一步地往虚假供述的方向牵引……

 

    “to be or not to be”:反转的天平

    你现在处在一个“惊心动魄”的转折点,你在“认罪”与“否认”中徘徊、犹豫。从旁人的角度看,你的这种犹豫和徘徊让人很难理解。在天平的一侧,认罪要判处刑罚,那意味着剥夺自由甚至是生命;而天平的另一侧,坚持否认,审讯员没有证据,你最终将获得自由。两边孰重孰轻,应当是明确。

    身处“审讯磁场”的你会反驳说,旁人描绘的天平虽然看似正确,然而却存在很多bug

    首先,你会指出这幅天平图,否认一侧的托盘少了压力场的砝码。旁人没有处在审讯“磁场”中,很难切身体验到强大磁场的牵引作用。你解释道,人是社会性动物,需要依靠他人的支持、认同,才能保持内心的平衡。如果在日常生活,你的观点与他人不合,并不妨碍你保持己见,你无趋同他人的必要。因为在日常生活中,你可以转移注意力到其他事情上,并不用每分每秒面对这种观点之争。而且,只要你愿意,你总能自己的关系网中找到认同你的人。哪怕只有一个,你也足以保持内心平衡。然而,在审讯的世界里,你不但无时无刻不被审讯的事情困扰,而且悲剧的是,你的信息接收者和反馈者只有审讯员。你的否认及辩解,得到只能是审讯员负面反馈。虽然他们没有对你动刑,长期的负面反馈,也足以让你心力交瘁。

    接着,你又说道,天平图中将刑罚的砝码放得过重。在旁人眼里,刑罚是一个大砝码,你却认为是个小砝码。从当时处在场域的看,刑罚是未来的事情,并不具有现实性。你能切身体验的痛苦是,当时审讯员长时间、不间断的负面反馈。你发觉审讯人员很有时间,你无法预料审讯要持续到何时,缺乏时间的展望。你渐渐明白,只要你坚持否认,痛苦会随着时间的推前而不断累加。刑罚是未来的悲剧,而审讯是当下的痛苦。你对未来的刑罚没有强烈的感受,却能感知当下审讯的剧烈精神痛苦。

    另外,你的如意算盘也打好了。你想着先结束痛苦,过了这一关,后面可以再翻供挽回。你乐观地认为,后续的司法人员一定会认真审查,还你公道的,你一定能沉冤得雪。

    于是,天平反转,在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下,你为了获得即刻的舒适感,你对审讯员说了:I did it”。

    可是,可是,一无所知的你,接下来又将如何编造案情呢……

 

    “编织”案情:一场拉锯战

    担下罪责,并不代表审讯的结束。审讯人员紧接着要问你:“你是如何作案的?”。

    你可能会突然被这个问题震惊到,才意识到还要讲述案情。那么,你记忆中没有任何案情,不知道,怎么讲?你可能会犹豫要不要回到否认的状态。但你仔细一想,走到这一步,回头路是不可能的了。回头只会遭致更大一轮的心理强制,你还会被拉回认罪的。

    那么,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扮演犯人”。你需要去想象,如果你自己是犯人,你会如何作案。这点虽然很难,但案情对你来说并不是白板状态。这个案件或者发生在周边,你已经有所耳闻,对现场的情况有些许的了解;或者说审讯员在一开始的审讯中,已经有意识无意识透露部分案情给你。总之,你编造案情并非没有题材。

    你开始尝试着讲述“作案过程”。可想而知,你一开始的讲述往往是前言不搭后语、缺乏条理。这时,审讯员认为你一定是畏罪心理发难,故意胡编乱造。对你教育一翻后,你也只好说自己想不起来而来,或者记错了。

    在此刻,审讯员比你还着急,他们也开始无意地给你一些暗示的。审讯员会不自觉地以“你会不会……”、“你有没有……”、“……是不是这样?”、“……是这样的对不对”、“你是……,还是……”等类似的方式提问。虽然审讯员没有明目张胆把案情全盘托出。但是依靠这些问题内含的信息,结合审讯员的表情、态度、言语的反馈,你不断对案情不断猜测、整合、调整、拼凑,逐渐就能够把案情的轮廓描述出来。

    当然,将案情讲述地趋向精致,是一个漫长拉锯战。对案情一无所知的你,需要与审讯员反复地“合作”、“切磋”。审讯员会将你的陈述与客观证据比对,发现有矛盾、不符的地方,他会向进行重新的“核实”。聪明的你也能心领神会,明白自己的讲述有误,因此“故事”版本也会不断修改、调整、重组。

    遗憾的是,你与审讯员的拉锯的过程,并不会一五一十地记录在供词中。一天的审讯往往只会制作一份笔录,或者几天一份,大量的拉锯过程被隐藏在最后的供词后面。从事后看,呈现出来的供词,往往仅仅是一些细微情节的变动。而“故事”核心情节的修改、调整、拉锯的过程却被淹没了,无法在事后得到检察官、法官的审查。

 

    谁是罪魁祸首?

    上面的“审讯之旅”,以“涡中”的视野,向你粗略地解释了没有刑讯的冤案是如何形成的。

    给我们的警示是,千万不要把冤案与“刑讯”划等号。这两年来,我们国家在纠正冤案取得不菲的成绩,媒体聚光灯聚焦的无一不是诸如念斌案、呼格案、赵作海案等存在严酷刑讯的案件。刑讯侵犯人权,必须杜绝。但是不能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刑讯是冤案的罪魁祸首,天真的以为杜绝刑讯,就能避免了冤案。

    “冤案出在棒槌下”的逻辑,是将审讯员描绘为素质低下、冷血凶残,故意栽赃陷害的“恶”人。然而,日美冤案研究已经表明,一些正直而热忱的审讯员,也会处于制造冤案之中而不自知。

    冤案产生的罪魁祸首,不是刑讯,而是深植于审讯的强大压力磁场。这种往“虚假供述”牵引的磁场,不仅能够以“打、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物理强制方式营造起来,而且也能以“骗、胁、诱”等心理强制手段营造起来 。

    人类在与“冤案”作斗争时,也应当时刻警惕着这种隐蔽性、欺骗性极强的心理审讯所营造起来的“审讯磁场”。  

分所信息:  
靖霖(南京)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清江南路7号越洋商务中心4层
电话:025-86707788
靖霖(上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谈家渡路28号盛泉大厦B座10楼
电话:021-32206717/32206169
靖霖(北京)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8号左岸工社15B层
电话:010-82488010
靖霖(宁波)律师事务所
地址:宁波市高新区光华路299弄39号研发园C区16幢4楼
电话:0574-87636529
靖霖(义乌)律师事务所
地址:义乌市香山路340号
电话:0579-85335539
靖霖(温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鹿城区车站大道789号智慧软件创意园i幢505
电话:0577-88926662
网站首页 | 律所介绍 | 律师团队| 刑辩动态 | 热点刑评 | 理论研讨 | 经典案例 | 刑辩拾萃 | 联系我们
联盟网站:为你辩护网   联盟律所: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   合作高校: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靖霖律师事务所 浙ICP备09088927号 技术支持:创搏网络
欢迎您,您是本网站第 5020820 位访问者